至简大道的行者 独立制表师菲利普·杜福尔

2017年08月03日 18:30 来源:龙8国际 类型:编译 作者:许朝阳
       [龙8国际人物] 瑞士汝拉山谷的孩子,传奇Simplicity的父亲,菲利普·杜福尔(Philippe Dufour)是全球钟表收藏家心中的超级明星。随身烟斗幻化云雾,古董机器运作吞吐,以及精心手工润饰,构成了制表大师菲利普·杜福尔的日常。  白色的外衣和额头的寸镜,是制表师的典型装束;而眼中的创意火花、嘴里的古色烟斗及手上的Simplicity腕表,则是菲利普·杜福尔的独特风采。        在传统高级制表领域中,所有的道路殊途同归,直至菲利普·杜福尔的门前。他的工作室位于Le Solliat大街上;继续向前,不远就能发现大名鼎鼎的制表商,它们的厂房排列道路两旁,环绕汝拉山谷编织成网。菲利普·杜福尔的工作室是一座不起眼的建筑,那里曾是乡村学校,墙上没有闪亮的铭牌,没有显眼的标识告诉行人,这扇看似寻常的门后,有着一位备受全球收藏家推崇的制表大师。纯真、审慎、简洁,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  对于其他人来说,这个工作台杂乱无章,但菲利普·杜福尔知道哪个工具在哪里。        自1995年菲利普·杜福尔将教室改为工作室以来,这里始终弥漫烟草云雾,混着古木和金属的气息。菲利普·杜福尔在那里热情欢迎慕名访客,即使他们默默无闻。五个工作台中,只有两个正在使用。其中一个,当然就是菲利普·杜福尔自己。锉刀、研磨器和龙胆木,数十种工具散落工作台上,按照只有菲利普·杜福尔能够理解的系统排列,而他安坐零件、草图和表壳之间,随心选取使用。另外一个工作台,属于制表师帕科(Paco)。帕科现在已经从爱彼退休,过去一年他一直“兼职”协助菲利普·杜福尔,就像年轻学徒那样热情好学。杂乱无章又组织有序的工作室里,沉默落下帷幕。窗外,田野和森林延伸到无穷远处。  坐在工作台前,向窗外望去,入眼是美丽的乡村景色。草地与森林的过渡地带,菲利普·杜福尔志愿做一名自然护理员。 制表大师无国界        1948年,菲利普·杜福尔生于汝拉山谷的一个工薪家庭,是家中四个孩子之一。“我的父亲患有小儿麻痹症,兄长又早早离开家庭。所以当我年满15岁时,父母希望我留在身旁,就在山谷里学一门手艺,”菲利普·杜福尔回忆道,“我脑筋很快,双手灵活,但数学不是我的强项。有人告诉我,我只适合当一名制表师,所以其实不能说我主动选择了自己的职业。” 工作室陈列着数十种古董机器,弥漫着油和烟草的气息。 烟斗、礼物(仰慕者赠送)、时钟和(想象中装满珍宝的)厨柜,菲利普·杜福尔的工作室充满了各种令人惊奇的事物。        1967年,菲利普·杜福尔毕业于Le Sentier的Ecole Technique学校。渴望冒险的他打点行李,飞到德国,在积家售后部门开启职业生涯。不久之后,菲利普·杜福尔被遣过海峡,重组品牌在英国的售后服务业务。在之后,他挥别欧罗巴,去往圣克洛伊岛。圣克洛伊岛是加勒比海中的一座岛屿,长25英里,彼时是14家制表“工厂”的所在地。两年中,菲利普·杜福尔在(General Watch Company制表厂)霓虹灯下磨练自己的眼力和技艺。后来,美元贬值,工厂关闭,菲利普·杜福尔别无选择,只能告别繁茂的棕榈树和灼热的太阳。这些早期的经历使他产生一个信念:“制表是普世的,可以在任何地方实现。” 两种款式的Simplicity腕表。 得益于精致的手工润饰,菲利普·杜福尔制作的腕表背面一样深邃迷人。        “石英危机”最盛时,菲利普·杜福尔毅然回到故乡。短暂停驻爱彼后,1978年,菲利普·杜福尔自立门户。他在爱彼成绩斐然,发出独立宣言后,菲利普·杜福尔只身从事钟表修复和复杂时计研发。那是一段艰难的时光,勉力维持终获成功。“修复工作使我坚持了五年,”他说,“1992年推出大自鸣,2000年又发布Simplicity,终于2003年我扭转了局面。” 菲利普·杜福尔作品:第一枚Simplicity腕表,直径34毫米。 Simplicity玫瑰金腕表,直径37毫米,更加现代。 在日本备受推崇        当时菲利普·杜福尔还不知道,Simplicity(n° 000从未离开他的腕间)将成为他的神来之笔和主打之作。仅显示中央时分和偏置小秒时间信息,这是古典主义的一课,却“意外”收获热烈欢迎,尤其是日本拥趸的极力推崇。17年间,菲利普·杜福尔制作的204枚腕表中,有120枚戴在日本表迷的手上。就像他的朋友安东尼·裴修素(顺便一提,正是安东尼·裴修素向菲利普·杜福尔提出了为日本市场打造专属腕表的建议)一样,菲利普·杜福尔在日出之国备受推崇。“每周我会收到两到三封请求邮件,但我讨厌在压力下工作。我设定了最后期限,记得一位英国买家,他同意为一枚腕表等待六年!”年近古稀,然而退休依然没有列入议事日程。1996年菲利普·杜福尔推出的Duality双擒纵腕表,可能没有Simplicity那样成功,但仍有约60个请求正在等待,只是缺乏时间。 感谢帕科,他从爱彼退休后,菲利普·杜福尔找到了协助自己的理想“学徒”。 1995年前的Le Solliat乡村学校,菲利普·杜福尔的工作室就在这座建筑的一层。 忠实拥趸        除了在帕科的协助下尽力赶上Simplicity腕表订单外,菲利普·杜福尔还计划重新打造大自鸣三问报时怀表,满足一位中国收藏家的愿望。他也有多次前往日本的计划,菲利普·杜福尔定期在东京制表学校教学,特别是手工润饰课程,如倒角和锪孔 - 这些技术他自己在学校时都不曾学过。菲利普·杜福尔为此深感遗憾,“制表公司需要什么,才教给学生什么。知识、传统手工润饰,全都枯萎凋零了,我正在尽自己所能减少损失。”所以菲利普·杜福尔的工作室,始终对希望探索制表艺术奥妙的人热情敞开。当然,还有投资者。幻化无形的云雾从菲利普·杜福尔的烟斗中飘散弥漫开来,昔日的乡村学校,如今已经变成高级制表的殿堂。“我只做自己,”菲利普·杜福尔微笑着说,“我说我所想。在我这个年纪,我有权利有资格。”菲利普·杜福尔是一位真正的制表师和手工匠,而Simplicity腕表是他的完美映照,就像大音希声、大象无形、大道至简。(图/文 龙8国际 许朝阳编译)

最新评论

小漂亮爸爸
小漂亮爸爸
这表价格的是多少一块
2017-09-13
00 00
emomaker
emomaker
真正的好东西给真正懂的人
2017-08-08
00 00
独角戏分开穿
独角戏分开穿
怎么才能买到呢?之前也看过关于他的作品,很喜欢
2017-08-06
00 00
光林
光林
匠人精神是其一,环境氛围是其二,兴趣爱好是其三,经济实惠是其四,交朋结友是其五,五者合一人生赢家啊
2017-08-06
00 00
Enderlu
Enderlu [未知网友]
good👍👍
2017-08-05
00 00
小王007
小王007 [江苏南京网友]
真正的匠人精神,
2017-08-05
00 00
邦德确有其人
邦德确有其人 [辽宁省朝阳网友]
我们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表王!
2017-08-04
00 00

我来写评论

我来写评论
提交评论
  1. 1108腕表
  2. 69商铺
  3. 6451论坛
下载APP
关注微信
分享到 更多
龙8国际